您的位置:首页  »  姨媽,我要吃肉包子媽媽與表弟的奸情

                第一章

  我生在一個三口之家,十多年前,我家還住在木屋里,經過幾年的努力,媽

媽通過向阿姨借款,和通過阿姨老同學的關系做了幾年的會計,積了點錢,我們

住進了新村。

  雖說媽媽會精打細算,但這一次,著實讓我家花了個底朝天,爸爸已外出打

工,其他錢已還了,但欠阿姨的錢還是要還的,媽媽原來的那份工作已沒有了,

只是在家里面照顧我。而我阿姨和姨父則長期在省城做生意,照顧表弟和我的擔

子只好由我媽來挑了。

  距離高考還只有三個月了,而表弟又受傷了,所以阿姨又打電話來我家叫媽

媽去表弟家照顧他,說表弟受傷了行動不方便叫我過去幫他買書。

  這天下午,我來到表弟家。

  “來啦。”表弟在我面前是很冷淡的。

  “我媽在省城寄錢來了,就是那本XX學複習參考。”說著就將錢給了我。

  “兒子啊,你快點去買那個參考書,現在就去買吧,”媽媽催促著我。

  “姨媽,我要吃肉包子,快點給我做吧,我先去洗澡了。”表弟說著,就向

洗澡間走去。

  我拿了錢就出去買書了,因爲我也不太愛讀書,所以走不遠就到IC電話亭

打了個電話給朋友問他要去哪里買。

  “你有病啊,今天三十號,新華書店盤點啊,開玩笑。”朋友笑著對我說。

  “對,還好你提醒,不然就麻煩了。謝你了,那再說吧。”挂了電話我又回

表弟家了。

  回家時卻發現表弟家的門已經鎖了,不會吧,我才到外邊幾分鍾,他們都走

了,還好我還會爬牆。我進去后卻發現表弟的摩托車還在園子內,走近一些還聽

到兩個人在洗手間發出的聲音,燈還是亮著的(因爲表弟家的廁所窗戶的設計是

靠樓梯的)。廁所門是反鎖著的。我大著膽子走過去,輕手輕腳的找了個東西墊

腳,頭偷偷的伸到上面裝著排氣扇的窗戶上看,差點讓我叫了出來。

  兩個赤裸裸的人在里面,不可能是其他人,只能是他們,我的媽媽與我的表

弟。兩個人的全身都是水,一米八幾的表弟抱著一米六三的媽媽,讓媽媽顯得是

那麽的嬌柔。

  “姨媽,我要吃肉包子,姨媽做的菜和姨媽身上的肉包子一樣好吃。”說著

就從后邊握住了媽媽的肥乳玩弄起來。怪不得表弟整天說媽媽做的菜不錯,今天

還什麽肉包子的,原來是這樣啊。

  媽媽的頭發已經盤了起來,表弟在后邊吸吻著媽媽雪白的后頸,在吸吻的同

時還輕咬著,兩只手握著媽媽的雙乳。媽媽好像很舒服一樣,兩只手撫摸著表弟

的雙手,兩條大腿相互摩擦著,因爲摩擦雙腿,媽媽的右腳還輕輕提起,只有大

拇趾挨在地上。表弟的一雙食指在媽媽的一雙乳頭上逗弄著,並輕咬著媽媽的耳

垂,媽媽爽得鼻中哼出了快樂的春歌。

  “啊、嗯……嗯……”

  表弟還是左手握乳,右手則伸到下邊,因爲表弟身高臂長,他一伸手就摸到

了媽媽的小穴處,媽媽本來並起來的雙腿並得更緊了。表弟用右手的中指伸進了

媽媽的小穴,往里面捅著,媽媽因爲陰部被手指玩弄,下邊已開始濕了,當她想

忘情地叫出來時,表弟已經將嘴湊了上去,封住了媽媽的淫嘴。兩人的舌頭交纏

在一起,總的來說,還是表弟吸舔著媽媽的舌頭。

  媽媽這時已放開了雙手,一只手反手勾住表弟的頭,另一只手向后反抱著表

弟的屁股。媽媽的屁股很大,感覺挺有肉的,但卻是那種看過去很豐滿型可是又

不會胖的那種。表弟的肉棒與媽媽的屁股不停地輕觸著,這種感覺令兩人都享受

極了,這時整個浴室中充滿著兩人因吸吻而發出的淫蕩的吸舔與媽媽的哼吟聲。

  因爲表弟打球受了傷,里邊有一張讓表弟洗澡時坐的椅子,表弟坐了上去,

並打開了雙腿。

  “林秀琴,過來,給我舔一下。”

  媽媽遲疑著,在表弟再向她吼了一聲后,只能跪在表弟的胯前,將表弟的大

肉棒吸進了口中。

  “又不是第一次了,姨媽,都第十次了,還是這麽害羞。”

  媽媽這時已顧不上說話了,她的口中剛好容得下表弟的肉棒,感覺上,表弟

的肉棒比我大得多,想來這是因爲表弟家的夥食比我家的好吧。

  “記得我怎麽教你的嗎?”表弟對媽媽說。只見媽媽用左手握著表弟的大肉

棒,右手按在表弟的大腿上,只是將表弟肉棒的前部吸進口中。

  她用舌頭在表弟的龜頭上打著圈,舌尖在表弟的馬眼上頂著,表弟則摟著媽

媽的脖子,開始喘著氣。媽媽將表弟的龜頭吸進口中,又輕輕吐出,但又不全部

吐出,嘴唇還與馬眼沾著,表弟爽得開始大聲地喘著氣。表弟又向下坐了點,讓

他的下邊雙丸突出,媽媽會意,將表弟左邊的睾丸吸進口中,左手則握著表弟的

大肉棒套弄著。

  “姨媽,吸完左邊,右邊的也要啊。”聽完表弟的話,媽媽忙將口中的睾丸

吐出,將右邊的吸進口中。

  這時的情景令我想起了半個月前,表弟因打球受傷進醫院的一幕。

  那天我去送飯,在單人的病房中,媽媽在幫著表弟擦著身子,手還握著表弟

的肉棒,那時我才發現表弟的肉棒勃起時是那麽大的。表弟那個時候生病是不可

以下床的,所以大小便都是我媽親手負責的,媽媽在幫著表弟擦身時,還不時地

將耳朵湊到表弟口邊,好像在聽表弟說話,兩個人的親密程度已讓我感覺有點不

對,原來有這樣大的關系。

  “林秀琴,你的口技越來越好了。起來吧,坐到我腿上來。”表弟笑著對媽

媽說。說著便拉起了媽媽,這時,他的肉棒與雙丸已全部沾滿了媽媽的口水。

  媽媽張開雙腿坐在了表弟的大腿上,表弟一張口,就將媽媽的右乳吸進了口

中。媽媽的右乳被輕吸著,鼻中發出嗯嗯的哼吟聲,左手用臂彎夾著表弟的頭,

左手插進表弟的頭發中,右手則輕撫著表弟的耳朵、脖子和臉。

  表弟將媽媽的整個乳房吸進去用牙齒輕咬著,吸完這邊的,又吸另外一邊,

下邊的手也沒有閑著,抱著媽媽的屁股,要她一前一后的聳動著,與他的肉棒及

大腿摩擦著,當媽媽的雙乳上都沾滿了表弟的口水后,表弟將媽媽拉起。

  “姨媽,我要進去了,來幫幫忙啊。”

  媽媽則握著表弟的肉棒,輕輕地坐了下去。當表弟的肉棒完全插進媽媽的肉

穴時,媽媽長舒了一口氣。

  表弟抱著媽媽的腰,像打椿機一樣,要媽媽上下套動,並拉著媽媽的雙手,

要她雙手抱頭,他則托著媽媽的雙手,將舌頭伸到媽媽的腋下,用舌尖舔著媽媽

腋窩。在我這個角度,媽媽雙手抱頭的姿勢真太美了,表弟就像一頭小狗一樣,

下邊在操著媽媽,一邊則用舌頭舔著他能夠舔得到的地方。

  媽媽明顯也被他的舌技所吸引,上邊擺動著身子配合著表弟的舌頭,下邊用

力的與表弟的肉棒結合著。有幾次,因爲用力過度,媽媽差點掉到地下,還好,

表弟眼明手快,拉住了媽媽。

  “康康,坐外邊一點,”表弟依言坐了,媽媽的一雙豐滿的大腿立即盤在了

表弟的腰部,兩人的下邊結合得更緊密了,表弟埋首于媽媽的乳溝當中,媽媽則

肉緊地抱著表弟的頭,就像想將他完全壓入自己的身體中一樣。

  媽媽的情緒已完全給引發開來,她已全無顧忌地開始高聲地呻吟,屁股配合

著表弟的雙手用力地撞向表弟的胯部。

  “康康,用力,快用力,姨媽要你的大肉棒,上我,我是你的女人,我要你

操死我啊,天啊。”媽媽語無倫次地叫著,突然停了下來,顯然媽媽已來了第一

次高潮,這更剌激著表弟。

  “姨媽,剛才表哥走時我要上你的時候你不是說不要嗎?現在又想要啦?”

表弟也高聲地大笑,他將媽媽推開,要媽媽將椅子拉到洗澡間的鏡子前邊,他還

是坐在椅子上,媽媽則趴在洗臉的衛具上,面朝鏡子,背向著他。

  表弟一掌打到媽媽的屁股上。“坐下來啊,姨媽。”他望著自己的肉棒,將

媽媽的兩邊屁股的肉用力拉開,讓小穴張得更開,他用力向前一頂,肉棒已全部

進入了媽媽的肉穴當中,因爲經過了剛剛轉換位置的短暫休息,表弟本來已經想

射的肉棒又重新回複了活力,像一根木棍子一樣又長又硬。

  表弟的舌頭在舔完媽媽前邊后,又開始舔著媽媽的后背,下邊有肉棒頂著,

后背又被溫柔地刺激著,媽媽仿佛全身都是性感帶,表弟的舌頭無論舔著哪一處

都可以調動起媽媽的性趣。

  表弟不停地操著媽媽,並拍打著媽媽嬌美的臀部,他的腰部與媽媽的屁股相

互撞擊,發出啪啪的聲響,媽媽的雙乳像吊鍾樣垂下來,雙眼迷離,如癡如醉。

表弟望著鏡子里媽媽的騷樣,忍不住站了起來,將媽媽拉起了一點,從媽媽的右

腋下鑽出,用力地咬著媽媽的右邊乳房,左手則狠命地抓著媽媽的左乳,像要將

左乳扯下來一樣。

  媽媽的嬌浪呻吟變成了略含痛苦的悲叫,但表弟對這種叫聲似乎更是喜歡,

咬完兩邊的乳房,就將媽媽再拉起一點,再次與媽媽吸吻起來。因爲表弟比媽媽

高得多,所以他在與媽媽吸吻時,絲毫沒有影響到他下邊操媽媽的力量與速度,

反而是媽媽兩邊同受刺激,更有點招架不住的感覺,

  表弟在操了媽媽二百多下時,他將媽媽本來盤著的頭發解開,將媽媽按下,

他左手拉著媽媽的頭發,右手則用力握著媽媽的肩膀,媽媽也配合著將屁股向表

弟的肉棒撞去。可能是媽媽的的體力也差不多了,向后頂的速度也慢了下來,表

弟用力的拉著媽媽的頭發與肩膀,他則用力前頂。

  “動啊,林秀琴,你這騷貨,怎麽啦,沒力了吧,操死你,操死你。”表弟

狂暴地叫著。想不到平時帶著個眼鏡像書生的表弟還有這麽暴烈的一面。

  “康康,姨媽痛啊,快放手,天啊,不要、啊、不要啊!”媽媽那略帶哭音

的吟叫更令表弟興奮,他再狂操了媽媽一百下之后,趴在了媽媽背上,這時媽媽

也無力地趴在洗臉台上,不會動了。

  這時我的心久久不能平息,站在那里不能動了。

  媽媽先起來了,她要表弟坐下,開始幫表弟清理他的大肉棒。她無意間向排

氣扇這邊一望,突然她的臉上閃過一絲驚慌的表情,我覺得她已望到我了,這令

我想起了一些電視里捉奸在床的影像,我覺得現在是要走的時候了。

  我重新到了屋外,等了大約兩分鍾,才在外邊叫表弟和媽媽。里面傳來媽媽

有些激動的聲音,問我干嘛,我說我回來了,可是媽媽說讓我等一會。

  過了一會兒,我表弟下半身只包著浴巾出來,而我媽又過了一會兒才出來,

我發現她身上衣服也是濕的,是那種因爲洗完澡,水沒完全擦干,穿上衣服后還

是會有水滲到衣服上潮潮的感覺。我也只能心照不宣地告訴他們書店沒開門,明

天再去的消息。既然我認爲媽媽已望到我了,所以我決定一定要找媽媽問個一清

二楚。

                第二章

  當天下午我就回家了,晚上八點多,媽媽也回來了,當她望到我在客廳里等

她時,她知道一切都瞞不過了,她主動地走過來。

  “兒子,媽……”

  我一揮手打斷了她的話。“媽,這到底是怎麽回事,你說啊。”

  媽媽也不答話,拉著我到了她房間,“兒子,媽是被迫的,要不是那一次,

媽媽也不會……”

  接著她又沈默了,過了大約十分鍾,她長吸了一口氣,“事情是這樣的,你

還記得媽媽和芳姐去XX俱樂部舞廳的事嗎?”我點點頭。

  那時,我爸爸和外公都反對她去那里,還兩人輪流給我媽做思想工作,媽后

來是沒去了,但因爲那次父母還吵了一架,我印象特別深。

  媽媽的話語使我從回憶中回過神來,我也開始聽著媽媽的經曆。

     ***    ***    ***    ***

  那時節我們的那個單位剛結業,我也開始很無聊,阿芳告訴我那個地方很好

玩,我就去了。

  的確,那個地方有很多年齡和我差不多的女人,男伴都是二十多的年青人。

他們去那里根本不是在跳舞、唱歌,而是爲了抱我們。他們摸著我的身體,我的

背、我的腰,我的屁股;他們年輕的肉棒頂著我的小腹、堅實的胸膛壓著我的乳

房,雖說不是真的做愛,但那感覺真是太好了。我的老公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和我

浪漫過了,只是每個月的一兩次例行公事。

  那天晚上,在爸爸和老公的勸阻下,我決定以后不再去了,但這天晚上,老

公到外邊出差去了,電話突然響了。

  “喂,是琴姐嗎?我是阿芳啊,今晚去不去啊?”

  “阿芳,我答應老公和我爸爸了,我以后……”

  “你老公呢,我跟他說,我就不信。”

  “我老公今晚不在。”

  “那就行啦,今晚最后一次,我來接你。”說完就挂了。

  雖說是這樣,但我實際上還是想去的,我換了衣服就在門口等著阿芳了,今

晚我穿著我最心愛的淺綠色無袖連衣裙,肉色閃光開裆的連褲襪,白色的細跟搭

扣高跟鞋。阿芳則是黑色的上衣,白色的短裙,同色的的高跟拖鞋,沒穿絲襪的

雙腿騎著女式摩托車的樣子真是漂亮。

  “上車,走吧。”十多分鍾后,我們來到了俱樂部。平時我們每天都有不同

的舞伴,這天也不例外,我們今天的舞伴看來還挺有錢的,他們有一個包廂,並

約我們到他們的包廂里去。

  在包廂里,他們和我們都喝了點紅酒,但我們還是很清醒,他們有四個人,

我們只有兩個,越喝他們靠得越近,就像在舞池里一樣,不斷地碰觸著我們的身

體。他們的老大叫虎子,一個叫阿椿,一個叫阿強、一個叫阿棒。

  喝了酒之后,他們的撫摸與碰觸使我更加興奮,但這底線是不能超越的,他

們三個圍住阿芳,四個人在唱歌,而虎子和我就漫無邊際地聊天。之后,我和阿

芳兩人一起去洗手間,回來后,當時已忘記留在杯中的酒不能再喝的規例,喝了

一杯紅酒后,我只覺得全身發熱,而阿芳也是,應該是他們下了藥,但當時我並

不知道。

  虎子這時靠近我,在我耳邊輕呵著氣,“琴姐,我好喜歡你,當我第一眼望

到你,我就喜歡上你了。我就是喜歡你成熟的感覺。”

  “阿芳不好嗎?”我輕輕地擺著頭躲避著他伸向我耳垂的舌尖,但可能因爲

藥物的原因,我的雙腿中間已開始濕了。阿芳也被兩邊的阿棒和阿椿夾著了。

  “我不太喜歡那樣的豔女。”虎子說著已開始抱著我,摟著我的腰,而這時

阿強則到了門口站著,打起了電話。阿棒將阿芳的頭拉過去,和阿芳接著吻,而

阿芳也來者不拒,伸出了舌頭與阿棒的舌頭交纏在一起,而阿椿則在后邊吸吻著

阿芳的耳垂,阿芳已開始發出輕微的呻吟聲。

  平時已感覺阿芳是比較騷的那種人,沒想到她這麽開放。但這時我已顧不上

她了,因爲虎子已上來了,他的手已在我的大腿上了,粗糙的大手摸著我雪白的

大腿,令我有一種麻麻的感覺。

  虎子的舌頭伸到了我口中,在口中與我的舌頭交纏著,兩人交換著口中的口

水。我現在只覺得想要跟虎子來一次,我的身體熱得不行。

  虎子將手放到我衣服背后的拉鏈上,將其輕輕地拉下,我的背上開始有一種

涼絲絲的感覺。他將我的衣服輕輕的往下拉,將袖子從雙手處脫下,我的上半身

呈現在他的面前。他壓了上來,將本來只及到屁股的裙子再向上提了提,連衣裙

卷成一塊盤在我的腰間。

  他又將一杯紅酒拿起,倒了一點在我的胸口,然后放下了酒杯,將舌頭在我

的胸口舔著,並將舌頭放在了前開式粉紅色胸罩的搭扣下的乳溝上,舔食著混和

著我汗水的紅酒。

  他的舌頭就像一條毒蛇,在我的肚臍,胸罩邊的乳肉上,脖子上,耳垂上,

輕舔著、吸吻著、輕咬著。我的腿不停地摩擦著,也在下邊碰到了他的下部,感

覺上比老公大多了,年輕人就是不同,長長的、硬硬的,就像是一條棍子。

  阿芳的上衣本來胸上邊部分就是用花邊、蕾絲和透明的絲質布料構成,她的

乳房又大,引得那兩個年輕人一人一個地在抓捏著,在后邊的阿椿已將手伸進了

阿芳的衣服中握著她的巨乳了。阿芳的頭被扳正,兩人同時吸吻著阿芳的耳垂、

脖子。老實說,阿芳雖說才四十出頭,胸脯比我大,樣子也比我好,但皮膚沒我

白,屁股更沒有我的誘人。

  兩人將阿芳的衣服拉起脫了下來,她里邊是一個同上衣同色的胸罩,原來是

半罩杯的,她自己換了一條像粗線一樣的肩帶,但同樣包不住她的巨乳。她的短

裙已拉起,內褲已脫下,這時阿強已進來了,他將阿芳的屁股拉出一點,嘴已伸

向阿芳的小穴。阿棒將阿芳的胸罩拉下一點,開始吸咬著阿芳的乳頭,阿芳也伸

手抱著他的頭,另一只手則按著阿強的頭讓他更好地舌奸自己的淫穴。

  虎子將我的開裆連褲襪內的粉紅色蕾絲內褲拉下,放在鼻子前像吸毒一樣聞

了一下。

  “啊,真香啊。”他捧著我穿著白色搭扣拌高跟鞋的雙腳,在小腿處一路向

上舔,在我的大腿、大腿的根部,用他那魔幻的舌頭不停地刺激著我。在他高超

的前戲技巧與藥物的帶動下,我忘情地呻吟著。

  “來吧,來上我吧,我要,我要啊。”那邊的阿芳已忍不住叫了起來。

  阿強第一個上,他將他的肉棒刺進了阿芳的肉穴內,並用力向前挺動。

  虎子將我的雙腿打開,握著他的大肉棒,將大肉棒插進了小穴中,一種無法

言喻的充實感令我全身都酥麻了,我的小穴只覺漲漲的。他將我的手拉過頭頂,

舌頭在腋下輕舔著,無毛的腋窩感覺特別明顯,我只想將手拉下來,不讓他舔,

但他有力的雙手握著我的雙手,使我不能動彈。

  這邊的阿強已射了,在準備射之前,他將肉棒抽出,一下就插進了阿芳的口

中,並用力壓向了自己的下部,長舒了一口氣后將肉棒抽出,一條細細的線連著

阿芳的嘴及阿強的肉棒。之后他頹然坐下。

  阿棒要阿芳像狗一樣趴下,他和阿椿各占著長沙發的一邊,他來到阿芳的后

邊,將肉棒從后邊插了進去。而前邊的小嘴則由阿椿占用著。

  虎子將我的雙腿放在肩上,將前列式的胸罩扣子打開,用力地吸吻著我的乳

房,上邊沾滿了他的口水。他像打椿機一樣向下用力地操著,每向下操時,我都

想讓他的肉棒更深入一點,就用力地將屁股向上狂挺,配合著他的壓下。可能他

也有點累了,便將我抱起,我穿著鞋子跨騎在他的肉棒上,將雙乳放進了他的口

中,他忘情地吸吻著。

  這時阿芳吐出了阿椿的肉棒,將頭枕在沙發上,大聲的吟叫著:“天啊,你

太厲害了,用力、用力!”

  而阿棒在她的淫叫聲中也支持不住了,他拉著阿芳的屁股猛撞向他的胯下。

在操了一百多下后,他大叫一聲,趴在阿芳的背上喘氣。

  “琴姐,別光看別人啊,我們也來。”虎子邊說,邊用雙手捧著我的屁股在

他的肉棒上下下套動。老大就是老大,持久力就是比小弟持久。

  過了五分多鍾,虎子的手機響了,他接了電話,之后就對阿強說:“阿康到

了,在包廂門口,給他開門。”

  這時門開了,一個人走進來,並關上了門。我本來也沒有注意,這時虎子讓

我側躺在沙發上,打開雙腿,他抱著我從中間插入,這時這個人背對著我,拿著

手機拍著阿芳與阿椿的性交照片,我只是覺得這人的背影如此熟悉。

  這時阿芳趴在桌上,阿椿從后邊用力的抽插著她,他在后邊雙手握著阿芳的

雙乳用力的頂動著。阿椿在阿芳耳邊說了幾句話,阿芳將插在肉穴中的阿椿的肉

棒拉出,轉身將阿椿的肉棒夾在雙乳當中,我還是第一次見這樣的情境,阿芳的

雙乳很大,她又將雙乳向中間壓,口還能含著龜頭。

  這時,剛進來的那個人已開始爲我和虎子拍照了,當他拍了幾張后,我還是

望著阿芳那邊,絲毫沒有感覺到他的存在。

  因爲體內的藥物已發揮到極致,虎子在我小穴中操了百十來下后,突然加快

了速度,這時我才回過神來,我開始覺得好像有一股能量在體內流動。我將虎子

拉向我,兩人的嘴粘在了一起,下邊四對大腿交纏在一起,只覺一股熱流沖進了

我的子宮,這時我也覺得全身無力,原來我們一起達到了高潮。

  那個人一見我們完事了就過來對虎子說:“虎哥,今晚公安會來例行檢查,

我們快點走吧。”這時我終于望清了來人的臉,是康康。一時間,我的腦子一片

空白,連阿椿重新操進阿芳肉穴並射精的事都沒再看了,當我回過神時已是五分

鍾后虎子叫我的時候了。

  阿芳已完事了,她拉著我進廁所清理。康康沒認出我,我還這樣僥幸地想。

當阿芳先去車庫拿車時,我在廁所門口碰到了康康,我轉過頭,誰知他反而湊過

來,“姨媽,我早認出你了。回去再找你。”我的心一涼,這回真的完了。

  到了外邊,虎子還對康康說:“今天搞不成了,改天再找你。”

  康康又裝作不認識我,向虎子揮揮手,走了,我和阿芳也跟著走了,在路上

阿芳問我:“琴姐,怎樣?還挺爽吧?”

  我沒有回答,只是在門口說了句:“我再也不去那里。”

  阿芳望著我點點頭,就開車走了。

                第三章

  在焦急與不安之中,我度過了幾個星期,但是每次到康康家,或者康康到我

家,康康都像是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看到我還是叫姨媽,好像他已忘記

了那晚的事,我也漸漸的放松了心情,每次煮東西給他吃,他都是大叫好吃,我

也全心全意對他了。

  這天下午,老公和兒子都不在,康康說要來我家吃飯。

  “姨媽,我來了,我到表哥房間打機去。”

  “好,吃飯的時候我叫你。”

  我在廚房里專心地做著菜,卻不知道康康這次來這里的目的。

  突然間,一個人從后邊抱著我,雙手更是放在了我的雙乳上,我嚇了一跳,

回過頭來一望,原來是康康。

  “康康,你做什麽啊,我是姨媽啊。”我驚恐地說,實際上我已明白康康要

做什麽了。

  “姨媽,那晚在俱樂部里,你好爽啊,也讓我爽一爽吧,看到你穿著這身衣

服,我就硬起來了。”

  康康這時候一臉的壞笑,雙手更不停在我身體上摸索著,我只覺有百十只螞

蟻在身上上下爬動,我放開原來在洗菜的手,濕濕的就拉著康康的手,但他的力

氣太大了,我拉不住他,他的手已伸到了我穿的土黃色短裙的下邊。

  “不可以啊……我們這樣做是不行的,是亂倫啊……你放手,放手啊……”

康康這時雙手隔著我的藍色無袖上衣握住我的雙乳,我的雙腿更是被分開,康康

的大腿頂進了我的雙腿之間。

  康康不管我的叫喊,只管自己快活。不知何時,我的藍色無袖上衣已被康康

從頭上拉起,隨手扔到了地下,我的上身只有那個奶白色的胸罩了。我只覺得他

已近乎瘋狂,他的嘴從后邊在我的脖子上、背上瘋狂地吻著,我反抗著,但完全

沒有用,我的雙手根本抵擋不了他。

  康康將我橫腰抱住,將我拖進了兒子的房間,並一把將我丟在床上。

  “姨媽,我勸你還是乖乖聽話的好,你上次的照片都在我手里,你要不要看

一下,真的好精彩啊!”說著從身邊的書包里拿到一張A4打印紙,他一甩手,

那張紙掉在我沒穿衣服的肚皮上,我馬上拿來一看,果然就是那天晚上我與虎子

的性交照片,我的心一涼。

  康康一邊說一邊脫著衣服,平時沒如何注意,他的身上原來有這麽多的毛。

  “你也別叫了,再大聲叫,將其他人引來,我瞧你怎麽辦,哈哈……”

  這時,我已被這突如其來的打擊打懵了,雖說是當時就想過他會如何對待自

己,但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這時康康身上只有一條藍色的內褲,並跨了上來,

一手握著了我的乳房。

  雖說是隔著胸罩,但我仍感覺到他握著的力度,一向內向自閉的他對這種事

卻如此的狂烈。

  真令我想不到啊!

  他將我的奶白色乳罩中間一拉,打開了前開式胸罩的搭扣,我的雙乳展現在

他的面前。

  他像一頭野獸一樣將頭拱進了我的懷中,吸咬著我的乳頭。下邊用大腿頂開

我的雙腿,並用手指隔著內褲玩弄我的小穴。

  雖說是康康隔著內褲攪動著我的小穴,但是女人的身體是誠實的,我的小穴

在他的攪動下開始濕了,在上邊吸著我的雙乳的康康立起身來。將收腰的土黃色

短裙一把拉下,露出那淡淡的粉紅色的內褲,上邊小穴的地方已經是濕了。

  這時我已用盡了力氣,只是一手象征性地推著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放在了嘴

唇上,掩著嘴,盡量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他跨在我的頭上,不脫內褲地將胯部放在了我的面前。

  “姨媽,來啊……用你的舌頭舔啊………”他的手從內褲的上方放進我的下

體,一個手指,兩個手指、三個手指都捅進了我的小穴中。

  天啊!我只聞到一股腥腥的氣味透過康康的內褲進入我的鼻腔內。

  他拉開了自己的內褲,並將我的內褲也脫下了。

  他的肉棒真大啊,比虎子和老公的都要大。

  “將我的肉棒吸進去,聽話。”

  “不行的……康康,不能啊……康康,我們這是亂倫啊……”我試圖做最后

一次努力。

  “不吸,好,我就直接來了。”然后根本不管我,將我的雙腿拉開,他趴到

我身上,我雙手推著他的胸部,但他的力量太大了,他挺著大肉棒,用大腿頂著

我的雙腳,一下子就捅進了我濕濕的小穴中。

  啊!終于被奸淫了,天啊!還是被自己的外甥,在他進入我體內的一瞬間,

我的思想就像停止了一樣,但這已是不爭的事實,我和自己的外甥亂倫了。

  康康可不管我那麽多,他將我的屁股抱起來,並將自己的胯部用力向前頂,

想讓兩人的結合更加緊密,我只覺下體小穴內一根粗粗的大肉棒在里邊攪動著,

他的雙手握著我的雙乳,像騎馬一樣在我身上馳騁著。

  “姨媽,爽吧……我的肉棒大吧……來……叫啊……你怎麽不叫啊……你咬

手指做什麽?”他一把將我掩在嘴上的手打開,我本來強忍著的呻吟聲開始在房

中響了起來。

  “嗯……啊……嗯……不要……康康……嗯……”

  我在叫了幾聲后,康康明顯也頂不住了我的呻吟浪叫,他趴到前邊,一把封

住了我的口,並想將舌頭頂進我的口中,我在他封住我嘴時已驚覺,緊緊地咬著

牙和閉著嘴,他無論如何也沖不進來。

  他的下邊絲毫不放松,不停地挺動著,他將手放在我的乳房上,兩個手指在

鼻息噴在他的臉上。

  他放開了在乳頭上的手,轉爲捏著我的鼻子,我終于頂不住了,他在我吸氣

時,將舌頭伸進了我的口中,探索著我的舌頭,我極力想躲避,但還是給他找到

了,並吸起我的舌頭來。

  他握著我的頭,並將我的雙腿拉起來放進了他因抽插我而微微分開的雙腿中

間,他大力的操著我,我的舌頭被他吸進口中,他用力的吸著,我只感覺到舌頭

快要被吸斷了,他一只手抱著我的頭,另一只手則我的乳房上摸捏著。

  整個房間只有兩人嘴上的吸吮聲、肉體的撞擊聲和兩人的喘息呻吟聲。

  在操了我幾百下后,他終于還是頂不住了,他吐出我的舌頭,加快了速度,

將下體死命地撞向我的下體。

  “姨媽,我來了……我來了……啊啊……”康康全身繃直地壓在我身上,我

只覺一股熱流沖進了我的陰道,而我也在同時高潮了,兩人倒在了一起。

  終于還是和他……以下的我已不敢想下去了。

  康康趴在我的身上休息了才十多分鍾。他的雙手在我身體上上下遊移著,我

已感覺到他的肉棒在我的小穴中又硬起來了。

  “康康,我們不能一錯再錯。只此一次,以后再也不能了。”

  “姨媽,不可能吧,這樣的事你想都不要想,你都感覺到我的肉棒有多棒了

吧。來、來、來……再讓我爽一爽。”他將肉棒從肉穴中抽出,上邊濕濕的,全

都是我的淫水和他精液的混合物。

  我坐了起來,誰知道他更是站了起來,將肉棒放在我的面前,“你剛剛不吃

我的肉棒,現在應該吃了吧。”

  我扭轉頭,根本不管他,他伸手到后邊,拉著我的本已盤起來的及肩長發,

握著我的頭向前推,但我用雙手用力按在他的大腿上,嘴唇緊閉,但這時電話響

了,他將電話拿起。

  “啊……是姨父啊,我來吃飯,對,在,你要和姨媽說,好,我叫她來。”

康康按住了話筒,轉過頭惡狠狠地對我說道:“你要不想讓姨父知道,就要聽我

的。”

  我只有點頭,原來老公打電話回來要我幫他找東西,明天寄過去給他,康康

聽著老公在說話時將肉棒放進了我的口中,我什麽都說不了,只會“嗯、嗯”地

應付著他。

  他的肉棒真大啊,我的口都差不多張到最大才可完全吸進去。他不停地操著

我的嘴,雙手按著我的頭,我轉過頭,望著櫃子上的鏡里,一個十幾歲的少年抱

著一個四十多歲熟婦的頭在口交,而那個熟婦還在打著電話,在與她的老公打著

電話。這種感覺真是無法可用語言表達。

  “你怎麽老在嗯、嗯的……你在做什麽啊?”老公可能覺得有點不對,問我

了,我馬上吐出了康康的肉棒。

  “我在吃雪冰棒呢,剛剛康康買來了冰棒。”老公聽完我的解釋后又再繼續

講著,這時康康已來到我的身后,將我拉下,側躺著,他則貼在后邊把玩著我的

雙乳,在我豐挺的屁股上摸索著,突然一巴掌打下。

  “啪”的一聲,連那邊的老公也聽到了。

  “什麽事啊?”

  “沒什麽,打蚊子,蚊子真多。”我只好這樣說,康康更歡快地拍打著我的

屁股。

  老公的電話終于打完了,這時我的屁股上已全是康康的指印。

  “姨媽,我們再來,我一看到你的屁股就想上你,我要操你的小穴,操你的

嘴,操你的波,好不好?”

  他越說越興奮,從后邊吸著我的耳垂,用舌尖輕舔著,他固定著我的身體,

像小狗一樣,在我的背上,脖子上,肚子上,肚臍眼,乳房上,輕輕地用舌頭打

著圈。

  我這時已經忘記我和他是在亂倫性交,雙腿肉緊地收起,放開,大腿相互摩

擦著。

  他扶著肉棒,要我的手向后伸,握著他的肉棒,我的手指的長度剛好讓五指

握到他的龜頭部份,他將頭壓在我頭上,將頭扳過來,兩人的舌頭又再度接觸交

纏著,下邊輕度的接觸明顯比在肉棒上狂亂套弄更要刺激。

  他一只手扳著我的頭,另一只手則在肩膀上向下伸,握著了我的乳房,並用

食指逗弄著我的乳頭,我感到刺激極了,握著他肉棒的手更輕柔了。

  他吐出了我的舌頭,扶著肉棒,放在我的肉穴上,用力向上頂,我也將手伸

到下邊,配合地扳開肉穴,讓他更容易地將他的大肉棒插進去。那種充實的感覺

又來了,他和我側躺在床上,並將我的一邊大腿用手托著,讓小穴張開一點,他

的下邊則用力的向上操動起來。

  我一擡頭,望到床頭兒子的照片,立時有一種負罪感湧上心頭,我將放兒子

照片的相架放下了。

  “哈哈……表哥、表哥……你知不知道我在上你媽,你媽的小穴真好,讓我

上,我天天要上你媽……哈哈……”康康這時只覺得這樣可以發泄得更爽,他不

停地叫著。

  我已覺得這沒什麽了,因爲他說的是事實,而且我下邊已被大肉棒插得淫水

橫流,氣喘不已。

  我反手抱著了康康的頭,摸著他有著粗粗胡須根的臉,這樣的姿勢真是淫蕩

無比。在操動了百多下后,他從后邊轉到前邊,將我的一邊大腿架在肩上,他抱

著我的大腿向前挺動,一只手握著乳房玩弄著。又操了我百多下,他將我的大腿

一放,趴在我的身上,我這時已來了高潮,康康也在我的肉穴內來了第二次的發

射。

  我們兩人相互抱著睡在床上,休息了十多分鍾后才起來整理身上的衣服和洗

澡。

     ***    ***    ***    ***

  “這就是我和你表弟的第一次。”媽媽用很平靜的語氣地和我說著,好像不

是在說她的事,只是其他的小事。

  我被媽媽的話震動了,我在自己的房間,久久不能入睡。

  這一夜,我失眠了!

                第四章

  我這幾天都吃不下,干脆盡量地不回家去,加上媽媽整天的在表弟家,我倒

也樂得清靜,只是在很晚的時候回家睡覺,就是見到媽媽也沒說幾句話,形同陌

路。

  一個星期后,我和朋友喝了一個晚上的酒,我回到家時,發現媽媽已經回家

了,但我卻沒有管她。以前我喝酒后是怕讓媽媽知道我喝了酒,但現在我卻是盡

量的避開她,事實上隨著時間的過去我已經沒有那麽恨她了,因爲那次她只是被

動的,不是自願的。但卻沒有一個機會讓我和她和解,只是這麽一直地僵持著。

  我只脫了上衣就倒在了床上,開始沈沈地睡去。

  半夜,我不知是做夢還是真實,我又回到了我的中學時代,我一個人來到我

媽媽的工廠來找媽媽,媽媽穿著無袖的V領粉色連衣短裙,下邊是棕色的絲襪,

白色的搭扣高跟鞋,站在桌前整理著資料。我也忘記了我對她說了什麽,只記得

坐到了她的椅子上,媽媽人轉到了我這邊,屁股對著我,我清晰地望到了媽媽內

褲的痕迹。這時,我的肉棒開始勃起來了。

  這時,媽媽的頭也轉了過來,她什麽話也沒有說,她坐了椅子的扶手上,她

的上身側向我的頭,我望著她的乳房,這時我的腦子里邊一片空白,只是從面貌

上是媽媽的臉,但腦中卻沒有什麽亂倫不亂倫的想法。

  媽媽將我的頭按在她的胸口上,手將我的褲子拉下來,纖細的手指隔著我的

內褲在肉棒上用指甲輕刮著,舌頭在我的額頭上舔著。右手抱著我的頭,左手反

手套弄著我的肉棒,那種感覺真爽啊。

  我將手伸進了媽媽的裙子中,將她粉紅色的內褲脫了下來,媽媽連衣裙的前

拉鏈被我拉下,里邊卻沒有胸罩,媽媽的乳房就在我的眼前,她將乳房放進了我

的口中,我閉上眼睛忘情地吸吮著,她又將手放回了我的肉棒上。

  這時,只覺得我的肉棒一陣激烈的勃動,啊,我突然之間睜開了眼睛,原來

真是一場夢,眼前黑黑的,是我房間的天花板,但是感覺是如此的真實,我身上

卻有著另一具肉體。

  她的小嘴在吸吮著我的乳頭,她的一只手在套弄著我的肉棒,已脫在大腿的

內褲上,原來肉棒的位置上卻是濕濕的,大腿也是粘粘的,不知是我的分泌物還

是她的口水。

  我驚恐地拉起了她的頭,就著外面的月光,啊,是媽媽。

  只見她穿著一件白色的V領吊帶短睡衣,一邊的吊帶已脫掉,另一邊松松地

挂在手臂上,從身上的感覺,她沒有穿胸罩,沒有穿內褲,睡衣里邊是真空的。

  “媽,你在做什麽啊。”我邊將媽媽的身體輕輕擡起邊問。

  “兒子,媽媽對不起你,我只有你一個兒子,媽媽不能失去你啊。”

  我這時也覺得過去這幾天的確是過分了,錯不在她,我不應該這樣對她的,

我抱著她的頭,想了想,說:“媽,兒子對不起你,我不應該這樣對你,媽,你

原諒我吧。”

  這時媽媽雙手抱著我,頭埋在我的胸膛上,她及肩的長發令我覺得癢癢的,

但抱著媽媽的身體的感覺卻讓我覺得很舒服,只想時間在這一刻能持續下去,這

種感覺永遠不要結束。但實際上卻是事與願違。

  我下邊的肉棒不爭氣地勃動著,在媽媽光滑的大腿上抽動著,我瞧不見媽媽

的臉色,但想來這時應該是紅紅的吧,媽媽的手放在我的雙丸上輕撫著,我想將

她的手打開,雖說肉體上需要,但思想上卻過不了這一關。

  “媽媽,不要這樣,我們是母子啊,我們這樣不行的。”但我說時卻是斷斷

續續地。

  媽媽不管我,低下身子,手扶著我的肉棒,一口就將我的肉棒吸進了口中。

我只覺得我的肉棒被包進了一團肉中,緊緊的感覺爽得我都已不想再說話了。她

的雙手從下邊向上摸,在我的乳頭處停住了,並用指尖玩弄著我的乳頭。這時我

只覺肉棒涼了一下,原來媽媽將我的肉棒吐了一半出來,只是用嘴唇在我的龜頭

上吸吮著,並將舌頭伸出,圍著我的龜頭前端一圈一圈的轉著。

  我激動得將手按在了媽媽的頭上,要她將我的肉棒再次吸入。媽媽收回了一

只手,一只手在逗弄我的乳頭,另一只手扶著我的肉棒,口再次將我的肉棒吸了

進去。我已不管她是不是我的媽媽了,只是用力將她的頭按向我的下體,媽媽原

本扶著肉棒的手時而在我的雙丸上撫摸著,時而在我的屁股溝中輕刮著。房間中

充滿著我的大聲喘氣聲和媽媽因口被堵住而發出的低沈的呻吟聲。

  “啊,媽媽,我要,給我,我頂不住了。”我忘情地叫著。

  我想坐起來,但卻被媽媽按倒在床上,她騎了上來,反手握著我的肉棒,毫

不費力就將我的肉棒放進了她的肉穴中。

  啊,我回來了,二十年前我就是從這個地方降生到這個世界的,現在我又重

新回來了。媽媽雙手按在了我的胸膛上,我抱著媽媽的屁股,媽媽配合地輕擡著

豐滿的屁股,一上一下地套弄著,我只覺得我的肉棒將要爆發,只好立即將肉棒

抽出。

  媽媽愛憐地望著我,她的手抱著我的脖子,手在我的臉上輕輕的撫摸著。

  “兒子,這樣對身體不好,要射就射吧。以后你什麽時候要媽媽都給你。”

  “媽媽,我知道了,以后不會了。”

  這時我已感覺到我的肉棒開始回複了活力,我坐起來,反將媽媽壓住。將媽

媽的雙腿架在了我的肩上,我扶著肉棒放在媽媽的肉穴口,媽媽將手伸到下邊,

幫助我將肉棒插進她的肉穴中。

  “兒子,來呀,媽媽要你的肉棒,媽媽是你的,媽媽愛你啊。”媽媽忘情地

叫著。

  我也回應著媽媽:“媽媽,兒子以后都聽你的話,媽媽,我要你啊。”

  我從上邊用力地壓向媽媽,媽媽的頭發在床邊像瀑布一樣傾泄而下,媽媽向

上用力將屁股頂向我,我也將肉棒用力向下壓。我將媽媽的雙腿拉向下邊,讓媽

媽的雙腿盤著了我的腰杆子,媽媽配合著雙腿用力夾著我的屁股,雙手也是在緊

緊的抱著我的背,十個手指和掌心在我的背上用力地向下按,我也將頭湊向媽媽

的頭。

  兩個人真正達到了靈欲合一,我與媽媽激烈地接著吻,兩人的舌頭交纏在一

起,我也不管媽媽的小嘴曾經在我的肉棒上服務過的事,與媽媽相互交換著彼此

的唾液,媽媽的雙手時而抱著我的背,時而抓捏著床單。

  “兒子,你真棒啊,媽媽要來了。”

  “媽媽,我也要來了。”我只覺得有液體流到肉棒上,媽媽比之前更用力地

夾緊著她的四肢。我在媽媽的挑動下,也達到了高潮,只覺得腰眼一松,我的精

液開始射進媽媽的肉穴中。

  這次的射精量真是多啊,我連續射了五下才將所有的精液射完,我媽也在我

的懷中抖動了五次,每當我射進去時她就抖動一下。

  “兒子,你的量真多啊,媽媽下邊漲漲的,好舒服啊。”

  我在射完精后趴在了媽媽的身上。

  “媽媽,你也很棒啊。”我也回應著媽媽。

  “媽媽,放開我,我要起來了。”我開始掙脫著我媽媽。

  媽媽放開了我,我坐了起來,穿好了褲子。突然我望到我的房間門口那里閃

著點點的紅光,我盯著那個紅點。

  “什麽人。”我警覺地抽出了我挂在床頭的練臂力的拉環。

  這時燈亮了,是康康,他手上還拿著一台手提的攝像機。他還沒有說話,我

就知道我掉進了陷阱里了。

  剛剛還溫馨的局面已在不知不覺間變了。

  “媽,這是怎麽回事?”我憤怒地望著媽媽。

  媽媽低下頭,用手遮住臉。“兒子,你就原諒媽媽吧,康康說……”我揮手

打斷了她的說話,這時康康也準備開口。我一把推開他,抓起了放在旁邊椅子上

的衣服,頭也不回地向外沖。康康動也不動地站著。

  媽媽將床單包在身上,穿起拖鞋也跟著我向外走。我沒管她,我沖到門口胡

亂地披上衣服,將鞋套好就往外沖。

  我沖出去時門也沒有關好,只聽到媽媽低低的啜泣聲,我只想離開這里,跑

得遠遠的。我沖出了所住的街區,一直地跑,一直地跑,終于跑到了河邊。圓圓

的月亮還挂在天上,但天已開始泛藍了,明顯再過幾個小時就將要天亮了。

  我的腦袋這時才開始痛了起來。

  天啊,我該怎麽辦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