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傻郭靖
傻郭靖

傻郭靖

郭靖静静的守在山洞外,从黄昏已经渐渐天色墨黑,郭靖感觉夜晚外面阵阵凉意,不觉打了个寒颤,他望向深深的山洞,昏暗恍惚的火光,心里惦记万分,不知道蓉儿是否会寒冷,是否难以坚持疼痛,他心如刀绞,恨不得自己为她承受一切的痛苦。

  只是郭靖想不到自己的蓉儿正赤裸着娇躯,依偎在大师的怀里,不但没有寒冷,反而从内到外都感受到了温暖,甚至炙热。

  “大师,我感觉我已经可以控制口颈,收紧关闭了。”黄蓉慢慢睁开眼睛,双颊微红的回头看向身后的一灯大师。

  “那好,我现在拔出我的佛根,你要尽量控制精华不要流出来。”一灯大师早就感觉到了紧闭的口颈,只是等黄蓉确定自信能到,才顺势同意拔出自己的肉棒。

  一灯大师吸了一口,运气用力,双手托住黄蓉的双臀,将她的身体托起,同时自己的肉棒缓缓的退出了肉穴,当硕大的龟头退出穴口时,发出了‘啵’的一声,像是粗杵从瓷罐中拔出的清脆。

  “哦!”黄蓉被突然来临的空虚感,和龟头刮擦阴唇的刺激弄的一声娇喘。

  一灯大师缓慢泄力,将黄蓉放回自己的腿上,依然粗壮的肉棒贴在了黄蓉的后臀沟上,用自己盘坐的双腿给黄蓉当肉蒲团。

  “大师,不好了,我好像没能完全收紧口颈,你的……你的精华流出来了。”黄蓉的声音焦急而苦恼。

  一灯向前移身,贴在黄蓉光滑潮湿的美背上,从她的肩头看向私处,发现从黄蓉的穴口正缓缓的流出一条乳白色的细流,时断时续,在两人盘坐的空地上形成了一小滩精湖。

  “蓉儿,莫担心,你已经控制的很好了,如若换做普通女子,在老衲拔出佛根后,精华必定会喷涌而出,尽数流出,而你能做到只是涓涓细流,实属不易,能做到如此地步的,你是第一人呢。”一灯看着黄蓉焦急的神情十分好笑,那种把自己精液视如稀珍的感觉,真是再满足不过了。

  “真的吗?大师。”黄蓉将信将疑,看着自己不断流淌的穴口。

  “出家人不打诳语。”一灯大师几乎是憋着笑意,说出来的。

  “那……大师,现在我们做什么?”黄蓉看到自己穴口的细流慢慢变少才放下心来,心想要是大师这么费力才注入自己体内的精华这么被自己浪费,那可是大不敬了,看到大师的精华不再源源不断的流出,才消除了心中的恐慌和不安。

  “等。”一灯大师双臂下垂,双手手心上向,手指捏花,放在了黄蓉的双膝上。

  “等?等什么?”黄蓉看到一灯大师一副既要入定的姿势,连忙询问。

  “等你小腹中精华吸收平复为止。”一灯大师闭目开始休息了。

  “哦。”黄蓉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微隆的下腹,咬着嘴唇,她心理担心这一肚子的精华,要是三天五日吸收不了的话,岂不是要一直这样光裸的坐在大师怀里?心中祈祷,快吸收……快吸收……快……不知不觉中,黄蓉在担心和默念中渐渐睡着了,一夜不时扭动身体变化着姿势,因为臀后的硬物一直顶着臀腰,十分不舒服,但始终没能寻找更为舒适的体位,就这样时睡时醒的中迎来了第二天的清晨。

  洞外传来鸟语轻轻,花香阵阵,一缕阳光从洞顶的裂隙直射到黄蓉娇艳的脸上,强烈的日光打断了黄蓉的睡意。

  “大师,天亮了?”黄蓉揉揉眼睛,伸手遮挡着洞顶射来的阳光。

  “蓉儿睡得可好?”一灯大师的声音依然洪亮沉稳,并没有黄蓉一样的倦意,就像昨日黄昏时见到时一样,平静如水,稳健如钟。

  “不好……大师的佛根总是顶着我的后面,让我没法深睡……”黄蓉嘟着嘴,有些气恼的说着。

  “哈哈哈哈哈……老衲照顾不周,照顾不周啊。”一灯大师仰天大笑。

  “哪里,我整晚都在大师的腿上,估计大师都累了吧。”黄蓉支撑着身体,从一灯大师腿上起来,低头发现自己昨晚微隆的下腹已经恢复了平坦,而且感觉周身不再那么无力了,下腹中的炙热也消散了,似乎均匀分布到了全身各处。

  “大师,我……我感觉好了很多。”黄蓉十分惊奇自己身体的恢复,光着身子站在地上,来回检查着自己的身体,看看胳膊,看看腿,摸摸小腹,像是孩童不了解自己身体一般好奇开心。

  “蓉儿,你的伤势在好转,但现在还没到欣喜的时候,切不可盲目活动。”一灯看着黄蓉少女的胴体轻盈了许多,白皙光洁的肌肤在阳光的映衬下更加雪白耀眼,圆润妖娆的曲线让人难以移目。

  “知道了,大师”黄蓉向一灯做了一个鬼脸,顺从的安静坐下。“大师,我有点饿了,咱们是不是可以用早饭了?”黄蓉感觉经过一夜的欢爱,消耗了不少体力,而且过了一整夜,肚子的东西早就消耗殆尽了。

  “蓉儿,疗伤时是不可进食一般食物的。”一灯微笑的看着黄蓉安静的坐在自己对面,一脸的渴望。

  “啊?不让吃东西啊,唉……”黄蓉长长的叹了口气,一下就变成了泄了气的皮球。

  “也不是不能吃,只是不能吃一般的食物,下面我要交蓉儿疗伤下一个方法----颠鸾倒凤。”一灯大师振振有词,不紧不慢的说着。

  “颠鸾倒凤?”黄蓉以前听过这样的词,但不太理解其中的含义。

  “蓉儿,来,过来我这里,你倒骑在我脸上。”一灯大师仰面躺了下来,让黄蓉按照他的指引做。

  “啊?大师……真的要这样吗?”黄蓉想象了一下大师说的动作,那就是要自己把私处送到大师嘴边,自己也也要面对大师粗长的肉棒了。

  “蓉儿,你忘记疗伤的要诀了吗?不要抵触,不要拒绝,来,骑上来。”一灯大师表情严肃不容置疑。

  “蓉儿遵命!”黄蓉只好顺从的爬到一灯大师身上,旋转身体,将自己的私处骑在一灯大师的脸上,而自己的眼前立刻出现了粗大挺立的肉棒,亦如昨晚一般粗壮坚硬。

  “蓉儿,你面前的佛根就是你疗伤的早餐,能不能让老衲射出精华,你能不能吃到精华,就看你的技术和能力了。”一灯大师双手抓住了黄蓉的双臀,将她的私处拉向嘴边,准备开始吸食。

  “啊!大师,你怎么……舔我那里啊?”黄蓉正在犹豫的时候,感觉自己的穴口迎来一片温存,灵巧的肉条在不断来回蹭着自己的阴唇,她知道那是一灯大师在用舌头舔自己的私处,那样的部位自己都觉得脏兮兮的,可大师却毫无忌讳的开始吸食舔弄起来。

  “蓉儿的这里味道真好。”一灯大师松开嘴的片刻,夸张着黄蓉阴唇味道的美妙。

  黄蓉听到大师的赞美,觉得不可思议,往日里私处的气味总有些腥臊,怎么会有好味道,自己自然美有尝过。黄蓉看着眼前粗壮透红的肉棒,末端像蘑菇头般硕大诡异,但表面看起来还是挺光滑细腻的,她试探的伸手触碰了一下龟头,那肉棒竟像受到刺激般搏动了一下。

  “世人对为之之物皆生恐惧之情,一旦遭遇经历,事后也就稀松平常了。”一灯大师仍在鼓励黄蓉品尝自己的肉棒。

  黄蓉感觉下体的舔舐越来越撩人,一股股冲动让她产生了吞下肉棒的念头,她从小就很挑食,不好吃的不吃,不好看不吃,摆盘不好也会不吃,如今面对如此丑陋脏兮兮的东西,却真的在考虑是否要吞下,真是欢爱的魔力让她改变了很多。

  “脏就脏吧。”黄蓉一狠心,一手撩起自己的长发,一手握住一灯的肉棒,慢慢低头,张开朱红檀口,小心亲吻了一下龟头。

  “唔……”一灯立刻感受到了蜻蜓点水般的亲吻,兴奋的立刻呻吟出声。

  黄蓉并没有闻到腥臊的气味,反而发现大师的肉棒散发着淡淡的香气,那种香气很难形容,完全不是别的男人那里十分腥臊污秽。

  “大师,你的佛根?”黄蓉仔细端详着手中的肉物。

  “怎么,蓉儿闻到了?”一灯大师像是早料到黄蓉会有这样的疑问,只是抽空问了一句,就又埋头享受自己口中的美味了。

  “啊……大师……你舔那里……好痒……啊……啊……”黄蓉没得到答案,却迎来了下体最为敏感肉粒的刺激,大师正用舌尖不停的舔舐着,力度适中的挑拨,真是舒爽又贴心。

  黄蓉手中握住肉棒,再次下定决心,低头张大口唇,含住了一灯大师的龟头,一根超粗壮的肉物一下就填满了黄蓉的口腔。

  “唔……唔……唔……唔……”黄蓉含住了整个龟头,舔舐的过程中发出唔唔的声音。

  一灯立刻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包裹,比肉穴要松弛的多,但灵巧的舌头不时在自己肉棒的周缘滑过,真是十分撩人刺激。

  “蓉儿,你可以尽情吸食,用舌头刺激摩擦我的佛根,到一定时候,我会提醒你射出精华的,你要尽量多的吞下去,不但是疗伤的妙药,也是补充你体力的食粮,懂吗?”一灯感到到龟头传来的阵阵快感,少女虽未有丰富的经验,但黄蓉天生聪慧,领悟力过人,没一会就吸食舔弄的像模像样,撩人十足。

  “唔……唔……唔……唔……”黄蓉口中发出的声音不知道是体会到下体的快感,还是回应一灯大师的嘱咐。

  一灯大师感受到下体愈加舒爽的舔弄后,更是双手捧着黄蓉的双臀,拼命的吸食舔弄阴唇,探入肉穴,大口饮下黄蓉分泌出来的淫水。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黄蓉一边帮大师吞食舔弄肉棒,一边感受到自己下体一波强过一波的快感,下体强烈的尿感袭来,加上清晨还未如厕,饱胀的尿囊早就受不了太多的刺激,眼看就到了失禁的边缘。

  一灯正品尝的得意,感受胯下的服侍,突然手中的双臀脱离,蜜穴甜唇脱口,起身看个究竟。才发现黄蓉离开自己身上,刚疾奔了两三步,就迅速下蹲,从她的双臀下看见一股浊黄的尿液哗哗流淌,尿流冲击到石地上激起层层碎雨。

  “大师,不要看!”黄蓉蹲在地上,回头发现一灯大师正仔细端详着自己便溺的样子,感觉羞耻不已。

  “蓉儿,你又何必害羞呢,即使你便到老衲脸上,也无妨啊。”一灯起身,单手施礼,站在黄蓉臀后,一根粗长挺立的肉棒突兀的挺立在胯下。

  “大师,那怎么使得……”黄蓉感觉自己便溺完毕,也羞涩的站起了身,视线被粗壮的肉棒牢牢吸引着。

  “蓉儿,我们还没完成,你便溺完,咱们还要继续。”一灯欲再次躺下,却被黄蓉拉住手臂,阻拦住了。

  “大师,蓉儿受不了那样的撩拨,让蓉儿直接为大师吸食佛根,享用精华吧。”黄蓉有些畏惧一灯大师纯熟撩人的爱抚,一心想解决自己空空的肚子。

  “也罢,那就劳烦蓉儿了。”一灯大师双腿微分,站立在地,将胯下肉棒送到黄蓉身前。

  黄蓉心领神会,当即俯下身体,跪在一灯胯下,伸手握住粗长火红的肉棒,张口含住,毫无抵触的吸食起来,起初还有些矜持试探,但一会就变得狂野随性,大力吸允,伸出细软的舌头,不断舔着一灯肉棒的周缘。

  “唔……虽说贪念不可起……色欲不可……留……但仙子吹箫……俗世能有几人……抗拒,唔……阿弥陀佛……唔……哦……”一灯大师双腿微颤,低头看着黄蓉白玉无瑕的肌肤,乌黑顺畅的长发披肩散落,螓首摇晃,樱口吞吐,仿佛自己已置身仙境,美丽娇艳的女菩萨在为自己口交抚弄。

  黄蓉越吃越狂,一时忘记了口中之物连在大师的胯下,毫无避讳羞耻的讨好舔弄,吸允品尝,朱红的樱口被撑成了巨洞,粉嫩的软舌变成了贪婪的肉虫,不断在肉棒上迂曲往复,仿佛一灯的肉棒变成了她从未品尝的珍馐美食。

  “哦……肌如雪……美如花……朱唇一弄醉心化……仙子含阳稀世有……送吾雄关一路发……唔……哦……蓉儿……老衲要……射了!!”一灯大师面露难色,一手扶住黄蓉的头顶,活动胯部,粗长的阴茎在黄蓉的口中来回抽插了几下。

  黄蓉被一灯大师粗长的阴茎重重顶到了喉咙,无法顺畅的呼吸,她伸手用力推着大师的下腹,阻止他进一步插入的更深,当龟头刚退回到口中时,黄蓉感觉到了龟头剧烈的的跳动,她知道大师的精华将至,便做好了吞下的准备。

  “额!”一灯感觉下体一股顺畅痛快的感觉奔涌射出。

  黄蓉如炙渴的路人狂饮一灯的精液,一汩汩浓稠的精华涌入黄蓉的口中,丝毫不怠慢的汇入胃中。黄蓉努力含住整个狂跳的龟头,努力吞咽下射出的精液,但一灯大师的精液似乎源源不断,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没一会她就感觉胃中饱胀,再继续吞下精液实在困难。

  “唔……唔唔……唔唔……唔唔……”黄蓉想吐出口中的龟头,但无奈一灯大师竟然双手制住了自己的脑袋,退无可退,只能拼尽最后的力气,继续吞下大量的精液。

  一灯射的正爽,慢慢睁眼低头看着黄蓉咕咚咕咚的吞下自己的精液,原本平滑的前颈,竟然可以看到大量精液从食道滑入腹中的样子,正让一灯更是惊奇兴奋。他看到黄蓉抬眼求饶的看着自己,朱红的檀口却含住自己粗壮的肉棒,舒爽和刺激让一灯无暇怜香惜玉,双手死死的固定黄蓉的脑袋,努力将精液尽数射出。

  黄蓉感觉自己胃中的精液已经到了嗓子,射出的精液已经再无空间吞咽,拼尽全身力气后,口中过多的精液在压力的作用下,涌向了她的鼻子、耳朵和气道,强烈的溺水敢让她痛不欲生,在硕大的龟头退出自己口唇时,最后的一部分精液直接射了黄蓉一头一脸。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黄蓉顾不得满头全脸沾染了精液,双手撑在地上剧烈的咳嗦喘息着,像是溺水的女子终于获得了顺畅的呼吸。

  “罪过,罪过……蓉儿,有无大碍?”一灯虽然满足了私欲,用自己的精液喂食少女,还在白皙可人的脸蛋上射了尽兴,但看到蓉儿痛苦的样子,心中暗暗自责,怜惜不已。

  “咳咳咳……大师……我……我没事……”黄蓉腾出一只手,在自己嘴边随意擦拭了一下。

  “蓉儿,书老衲无礼,一时贪恋……竟让蓉儿受苦了。”一灯大师想伸手扶黄蓉,可发现射出的精液已经从她的头上流到了肩膀和前胸,秀发上的精液也流到了平滑的后背上,已经脏污不堪,没有下手的地方了。

  “大师,不怨你,只是蓉儿胃口调小,不能全部吞下大师射出的精华,让大师的精华折损了不少……咳咳咳……”黄蓉真是视一灯的精液为难得精华,疗伤圣药,所以才这样自责。

  “那……蓉儿现在感觉如何?”一灯叹了口气,只能默认黄蓉的说辞,退回身子,看着眼前被精液沐浴的美丽少女。

  “感觉嘛……倒是不饿了。”黄蓉想了想,用手拍了拍自己圆鼓鼓的上腹,比昨夜被注满的下腹还要夸张。

  “呵呵……”一灯看着吃的饱饱的黄蓉又露出了笑容,真是年少无愁事啊。

  “大师,我这身上黏糊糊的,我能不能……洗个澡。”黄蓉摸了摸自己肩头和双乳上的精液,虽然气温异香,但黏在身上还是很不舒服。

  “蓉儿随我来。”一灯牵着黄蓉的手,走向了更深的溶洞。

  大约不到百步,黄蓉就感觉迎面吹来阵阵潮气,暖风中的湿气极大,就像站在瀑布的旁边,高出飞溅下来的水流激起的水雾。曲径一转,黄蓉看到了一滩池水,在洞顶还有一条细细的长流泄入潭中。

  “大师,这是?”黄蓉从小在桃花岛长大,自幼爱水,看到这样的奇景更是喜爱有加。

  “这也是我练功的密室,这是一眼温泉,四季皆温,你我一同洗一洗吧。”一灯大师牵着黄蓉的纤手,一步步进入了温暖的潭中。

  “真的好暖和啊。”黄蓉慢慢步入温泉潭中,她发现潭中似乎又一层层的岩石,光滑细腻,层层叠叠,像石阶,像石凳,像石床,古怪异常,又美妙绝伦。

  一灯拉着黄蓉坐在了石阶上,潭中的水面正好没到两人的胸口,一灯在水中捞起一个石瓢,舀了一瓢水。

  “蓉儿,让老衲为你盥洗吧。”一灯石瓢在手,慢慢将水浇到了黄蓉的头顶。

  “嗯……”黄蓉闭眼任水流从头顶流下,乌黑的长发如墨带黑绸,随水流飘逸流淌。

  一瓢尝温,二瓢精落,往复再三,黄蓉如出水芙蓉般娇艳欲滴,乌黑的长发贴在尖翘的双乳上,浓眉巧睫上挂着晶莹的水珠。

  一灯来到黄蓉落在的下一级石阶,慢慢分开黄蓉的双腿,一根似乎未曾软蔫的肉棒在水中慢慢靠近,像是蛟龙探海,又似红日欲升。

  黄蓉嘴角微笑,立刻知晓了大师的意图,随即顺从的张开双腿,将白嫩的脚丫踩在双臀两侧的石阶上,等待着大师的插入。

  一灯无语,只是神情的望着黄蓉少女晶莹剔透的眸子,下身慢慢接近,硕大的龟头在温水中划出微微波浪,破开肉瓣,进入更为温存的肉腔,一灯看到黄蓉眸子中一闪的荡漾和眉头微微的蹙动。

  黄蓉在一灯完成插入后,双腿合拢,小腿交叉盘在一灯的腰后,将自己与一灯牢牢连接在一起。

  一灯大师双手握住黄蓉不盈一握的纤腰,大力活动胯部,深深的抽插蜜穴,两人私处溅起层层细浪。

  “嗯……嗯……嗯……嗯……啊……啊……哦……哦……嗯……”黄蓉顿时娇喘连连。

  一时间,密室内,温潭中,男女欢爱之声不绝于耳,一位是看破俗世的帝王高僧,一位是精灵古怪的美艳少女,在接下来的一天一夜中,一老一少用各种方式和体位无尽欢爱着。

  一直到破晓,一灯大师耗尽阳精,运足最会一口气,向洞口的郭靖喊去,告知他疗伤完毕。这样,郭靖和渔樵耕读一同进入密室,看到了面色娇艳的黄蓉和面如土色的一灯大师。

  山洞内弥漫着浓重的身体气息,只是郭靖不懂男女之事,没有发现,而渔樵耕读则心若明镜,暗恨师傅毫不节制,纵欲泄阳到全部功力尽失,却只能说真气耗尽,少说五年才能恢复。

  郭靖听闻感激涕零,不知何以为报;黄蓉则心知肚明,与一灯心照不宣,假意配合郭靖感动致谢。

  此事过后,在华山论剑时,黄蓉与一灯相遇,一灯大师貌似关心的询问黄蓉伤势时,黄蓉一脸娇羞,这让郭靖以为蓉儿感觉亏欠大师太多所致,实则黄蓉想到当日疯狂酣畅的欢爱,让她终身难忘,欲求不得而已。


  【完】